翡翠玉石的梦想:始于手镯,终于手镯

这两天我打卡了平洲的翡翠市场
去到平洲重点关注的必然就是手镯
手镯想必是多数喜欢翡翠的女士都想拥有的东西
但它却是翡翠当中最欲求不得的
原因很多
但简单概括起来就俩字太贵
广州有直达平洲的公交车
不用一个钟头就把我扔到平洲翡翠市场的门口
从这一刻开始
我就踏进了翡翠手镯的天堂
也来到了刷新我认知的大课堂
很快第一只让我感到惊艳的手镯出现了
我轻轻的拿起它
小心翼翼的端详
这是一只有如蜜糖一般的手镯
白色和黄色都纯到极致
它有点像黄玉像玛瑙像蜜蜡
却唯独不太像翡翠
尽管它不绿也不紫
但也是让人怦然心动的尤物
于是我毕恭毕敬的询问价格90万
头一回对价格如此无感
再少一倍不觉得便宜
再多一倍也不觉得贵
原来尤物也是能让人降低欲望的
接下来这条飘绿的圆杆就感觉亲民多了
但也是相比较而言
老板略带无奈的告诉我卖价就是九万
有人给到八万了卖不了
这两句话我也没仔细想
手镯也没仔细看
我知道这是好东西
但当时我最绞尽脑汁的
竟然是如何把它拍的又漂亮又写实
发到群里之后有那么三四个人问吧
但也就是问问
话说平洲这手镯天堂的美誉真是名副其实
从开逛那一刻起
各种美镯接二连三的映入眼帘
让人目不暇接
我只顾闷头看货
忽然有人叫我
抬头一看是当年广州一家手镯店的老板
大概七八年前曾经在他家买过几条大价位的手镯
几句寒暄各自感慨
他说现在我家的货可够不到你的眼光了
我说现在我的实力也买不起你家的货咯
咱们彼此彼此呗
比如说这只飘花手镯
我记得当初在他家买的话大概也就将将摸到六位数吧
现在他说要卖25万才有钱赚
咱们再来看这只40万的
和刚才那只相比较话
种水净度要强太多太多
这么漂亮的高种水手镯在取材上的难度极其巨大
即便是天天泡市场
也未必能经常碰到类似的
物以稀为贵
归根结底这样品质卖相的
还是不多了
但平心而论
能舍得戴这种手镯的确实也不是一般的经济实力
她们嘴上说着贵心里抱怨贵
假装不情愿的刷出去几十万
看来贫穷不仅限制想象也限制行为
难怪面对这么漂亮的手镯我能表现得如此的冷静
原来是根本就买不起
没钱没欲望没钱别瞎想
无欲则刚
所以我知趣的闪身跑到另一个卖场
这场子里没有精品间都是一米柜
放眼望去似乎没那么高大上
果然上眼的第一条手镯开价就少了一位数
这条贵妃开价85000
那是不是四五万就能搞定
或者是更便宜呢
虽然这条贵妃镯的结构稍明显了些
但也没纹没裂大体完美
而且绿色够浓又够多
于是我边看货边试探价格
老板娘的回答可谓是简单利落又机械化
打卖价的接近的差不多的没乱来的
或许她在等我出价
但却一直没抬头看我
接下来这条也挺亲民
直接跟我说的一口价68000别讲价
我感觉差不多
肉质细腻有点胶感
条子的宽度厚度都挺理想
或许我们会嫌弃它有点灰
想再提高点预算买不灰的
那显然就想太多了
能差不多摸到冰种的手镯
即便价格再翻一倍
也很难摆脱灰这个字
这条卖价要大十几万
也就是说少说得十六七万呗
这个种水和花色再对标这个价格
性价比算不错的了
但圈口只有50毫米
这条我其实挺喜欢的
糯冰各有五分底子清爽带绿
基本没什么灰气
开价十万出头
我看了一会儿打了个五万价格
对方叹了一口气说
老板你这个起步是最低的
要加而且还要加很多
不然没机会
然后是这只细条的糯冰蓝花
看起来也还可以
说卖价4万一分不讲
发到我们群里问的人挺多
但都觉得条子太细了
确实这个条子好像是8乘以7.8圈口53
整体的器形比较小
取材就不至于那么难
乍一看冰感和水头都不错
细看的话也能感觉出来它的种分还是挺新的
里面有那些比较乱的晶体结构和隐约的黑丝
确实这个价位也就戴个上手效果吧
细节就别苛求了
其实如果您只是想逛逛的话
平洲的翡翠手镯市场
真的够您逛上好几天
不管是规模数量
还是价格品质
足以让人大开眼界
瞠目结舌
但如果您是想亲自到这儿来买
那必须要带着两样东西
第一就是钱
第二就是极其丰富的看货眼光和淘货经验
否则的话
光是手镯下面那些不同颜色的纸包
就能把您变成一大傻子
就能把您变成一大傻子
就能把您变成一大傻子

You may also like...